欠款5000萬,17年老餐企倒了的背后:誰的創業不是九死一生?

眼見他起高樓,眼見他宴賓客,眼見他樓塌了......

扎根餐飲 17 年的老炮兒品牌;

一度成為“麻小”的代名詞,一年撈金14億;

3 輪融資金額超過 3 億元,一度是資本們青睞的寵兒。

它就是麻辣誘惑,但最近這家老餐企卻面臨垮臺,拖欠31家供應商貨款高達5000萬元,旗下三個品牌多家門店關門,上海分公司已經進入清算,擁有全國門店最多的北京也只剩5家。

關店、欠款、欠薪、員工高管維權,曾一度被餐飲圈看好,韓東打造的“麻辣小龍蝦帝國”,到底是如何一步一步倒下的呢?

賣“白粉級”小龍蝦,成為京城“麻小”之王

“我就要賣最貴,最好的蝦,做白粉級的,讓顧客覺得又貴又上癮!”韓東說。

說到韓東的起家史,要從2002年說起,北京理工出身、郵購起家進軍餐飲界,在北京創立了川菜館麻辣誘惑,掀起了一股“熱辣”的風潮。

雖然生意不錯,但是韓東覺得不夠聚焦,在他的預判中,熱辣的川菜已經不是心中藍海,需要在細分市場中找到一個品類,來一次爆紅。

宿命中的緣分,他遇到了“小龍蝦”!

1)歷時3年,打造出“白粉級”小龍蝦

什么是“白粉級”?就是又貴又上癮。

為了研究他心中的“白粉級”口味,2011年開始研發之路,先后請了300人進行盲測,達到現場評分第一才可以上市銷售。

從小龍蝦的口味出發,他花了一年半時間研究,打磨形成了一條豐富的產品線,麻辣、清蒸、冰鎮、火焰、蒜蓉、十三香、芝士、咖喱等8個系列共50多種規格,韓東賣的小龍蝦也成為了當時京城最貴的蝦。

2)“白鰓蝦才是干凈蝦”成行業標準

一個企業能輸出行業標準,就表明了它的實力。

韓東讓消費者有了一種意識,就是蝦如果不是白鰓的,就不干凈不能吃。

除此之外,他還在產品的認知上加碼,主打“小龍蝦鮮食”——不添加防腐劑,不用氮氣保鮮,每天晚上10店會打包未售盡的小龍蝦統一銷毀。

這也是為什么知道它是最貴的,但還是有很多人去買,而且一天就能賣出20萬只。

“堂食、外賣、零售”三管齊下,年入14億

2013年,韓東創業的“二胎”熱辣生活出現了,2014年,“三胎”麻小外賣也來了。

為了全身心投入到他的麻辣小龍蝦帝國計劃,除了麻辣誘惑以川菜、麻小為主的堂食,2013年,韓東又開創了熱辣生活,主打零售。

為了提高效率,他還在北京順義建了2000多平米的中央廚房,讓小龍蝦從捕撈到上餐桌只需9個小時。

鮮食外帶模式解決了傳統餐飲模式重、運營成本高和標準化困難等問題。相對于包裝食品,鮮食外帶模式又滿足了消費者對味道、鮮度和衛生等方面的訴求。

而隨著外賣的發展,韓東也沒有放過線上渠道。2015年麻辣誘惑推出麻小外賣服務,小龍蝦就這樣覆蓋了堂食、外賣、零售的三個消費場景。

恰好趕上2016年小龍蝦消費爆發,麻辣誘惑單品銷售額突破4億元,業內無第二,更是有了年入14億的斐然成績。

耗資3億、花了10年,

跑遍40個國家終在埃及建廠

在韓東看來,供應鏈是品牌命脈,能讓品牌做到“人無我有,人有我優”,提高市場快速響應能力,才能讓品牌活得長久。

麻辣誘惑就開始在供應鏈領域進行探索,他帶著團隊先后走遍了國內潛江、荊州、洞庭湖、盱眙等小龍蝦產地,對各個品種的蝦實地調研,但始終沒能最終確定下供應地。

直到與上海海洋大學一位老教授的交談,點醒了他。他建議韓東盡可能到國外布局供應鏈,因為價格差很多,品質也會好一些。接受老教授的建議之后,麻辣誘惑開始放眼全球的小龍蝦,尋找健康的白腮蝦。

“我們去過印度尼西亞等40個國家,2013年在肯尼亞建了工廠,后來因為當地政治原因備受打擊,直接把工廠扔在了肯尼亞,損失慘重,直到2015年在埃及尼羅河河畔建工廠?!?/p>

韓東感嘆,在供應鏈探索的道路上,他們煞費苦心。探索了近10年,前后花費近3億元,現在才初具雛形,其中艱辛無數。

(當地漁民在尼羅河上撈野生蝦)

“我整理機票來著,兩年36張往返埃及的機票,每個月至少要過去一次。我們一些同事甚至直接長期駐扎在國外,一年都很少回國?!表n東曾說。

終于,尼羅河從阿斯旺到塞得港和亞歷山大港,全程2200多公里是他們的小龍蝦捕撈區域。投放25萬條漁網,將當地5萬多漁民納入到捕撈體系當中。

(麻辣誘惑的埃及小龍蝦加工廠)

早上5點從尼羅河捕撈上岸的野生小龍蝦,用20平米的冷藏小貨車快速運送到工廠分揀、稱重處理,下午5點包裝好,乘著凌晨的班機,第二天就能端上國內消費者的餐桌。

為了保證野生小龍蝦的鮮度,韓東將從捕撈到運回國內的總時間嚴格控制在36小時內,這樣一運就是3000噸。

融資3億,開出上百家店,燃起“上市夢”

生意越做越紅火,零售、堂食、外賣全線銷量攀升,強大的國外供應鏈也引來資本的青睞。

2016年-2018年熱辣生活共完成了三輪融資:

2016年9月獲得由五岳資本領投、梅花天使創投跟投的數千萬元A輪融資;

2017年8月,獲得高榕資本領投,經緯中國和五岳資本跟投的1.4億元B輪融資;

2018年1月,獲得由經緯中國領投,五岳資本、高榕資本、嘉德資本跟投的1.6億元B+輪融資。

融資金額超過3億元。

五岳資本合伙人蔣毅威曾對媒體表示,投資麻辣誘惑食品公司旗下的兩個品牌,主要看重的是其供應鏈,以及能改變產業鏈條成本結構的技術和商業模式的創新。

當時韓東躊躇滿志,2017年想上市的熱情達到高潮,他覺得自己的帝國夢馬上就要實現了。三輪融資3億,2018年店面已經開出百家,麻辣誘惑也在非洲建廠完畢,一切都在揚帆前行。

欠款超5000萬,陸續關店,17年餐飲帝國垮了

然而讓人萬萬想不到的是,麻辣誘惑欠款、欠薪、大面積關店、員工維權的消息不脛而走,融資3億,它的資金鏈居然斷裂了。

為什么10年打造的供應鏈完成了,布局做好了,他的小龍蝦帝國居然垮了。

1)供應鏈反成“拖累”,辛苦10年搬起石頭砸了腳

之前去國外建廠為的就是降低食材成本,穩定貨源。但由于養殖周期的原因,國內蝦只在正月到清明期間很貴,5-8月都很便宜,只有10多元一斤,且品質好,全年攤下來麻辣誘惑的非洲蝦反而比國內貴。

前員工趙林說:“國內蝦的綜合成本比國外低10%-15%,目前麻辣誘惑的非洲工廠已從四個減到一個,剩下的還從2019年6月起處于半停工狀態?!?/p>

2)市場低迷對手增多,商業模式跑不動了

從川菜轉型以后,熱辣生活雖然聚焦小龍蝦,但因為單品品類季節性強,所以要豐富品類才能提高利潤,熱辣生活選擇了鹵菜,這就一下子進入了一個競爭對手極多的賽道。

熱辣生活的鹵菜并不能與周黑鴨、絕味抗衡,而傳統零售的周黑鴨也沒閑著,2017年5月開始賣起小龍蝦。上市僅十天,周黑鴨旗艦店的小龍蝦銷量就突破了2萬份。

再加上外賣渠道各大商超、龍蝦館推出小龍蝦外賣,甚至連火鍋巨頭海底撈都來分一杯羹。而近兩年小龍蝦市場并不走俏,甚至低迷到價格暴跌至10元仍無人問津,這都讓熱辣生活的日子越來越難過。

3)“月薪兩萬才能吃得起”,品控差品質下降

韓東想打的差異化,一開始想賣的就是“白粉級”的蝦,既要貴,又要好。人均200元+的價格,月薪20000的人才敢點,客群太窄了。

而且到后期“好”還出了問題,賣的貴物超所值也可以,讓顧客不買賬的是麻辣誘惑的麻小品質還有所下降。

非洲野生小龍蝦品質也不穩定,內部員工透漏:“去年有段時間蝦的腥味重,今年有段時間肉質干柴,都是工藝出了問題”。

空運成本高,他就采用海運,因為海運油凍小龍蝦吃起來有“豬油味”,反倒不如街邊大排檔的口感好。而國內加工工藝相對成熟,品質不穩定的情況相對較少。

看似麻辣誘惑出了大問題,其實熱辣生活先出事。熱辣生活5月到8月的銷售占全年的60%,冬天只占10%-20%,季節性很強,加上2019年消費不景氣,更是銷量走低。

麻辣誘惑門店后來專門從熱辣生活訂購小龍蝦,相當于關聯交易,累計有1.2億元左右,但也沒能救得了熱辣生活。

重重打擊之下,韓東辛辛苦苦打造的“麻辣小龍蝦帝國"就這樣倒下了。

“請再給我一年時間,我還想重新做起來”

“希望經銷商再給麻辣誘惑一年時間,把它重新做起來?!?/p>

“希望大家能和麻辣誘惑一起共渡難關?!?/p>

這一次的發聲人不是韓東,而是韓東的哥哥韓旭,在總部辦公室與供貨商會面時他說出了這樣懇切請求的話。

但走投無路的供應商決定聯合起訴麻辣誘惑,他們對韓東的行為很寒心,“都合作那么久了,哪怕你出來說一下現在有困難,我們也不會怎么著,但到現在韓東和他老婆一次面都沒露?!?/p>

據AI財經記者了解到,麻小外賣將作為最后的火種被保留下來,作為麻辣誘惑在未來的延續?!艾F在他(韓東)還在北京,沒有失聯,每天都看報道,負面新聞對他影響比較大?!?/p>

職業餐飲網總結:

莫欺少年窮,莫笑中年敗,莫嘲夢想狂。

史玉柱在90年代欠債2.5億,他說自己是個失敗者,在群嘲6年后成為500億身家的富豪。錘子欠債6個億,羅永浩說,馬克吐溫能做到,史玉柱能做到,用賣藝我也把錢還上。

哪個創業者不是如履薄冰,不是膽戰心驚,不是九死一生?

現在,都在說麻辣誘惑樓塌了,快垮了。但韓東17年所有的付出、突破、努力,也應該都“作數”。

餐飲夢不應該被群諷,中年敗也不應該被群嘲。

莎士比亞說,勇氣在磨煉中生長的。失敗不可怕,沒有勇氣面對才可怕。

免费91麻豆精品国产自产在线观看,99国内揄拍国内精品人妻,18禁超污无遮挡无码国产,亚洲AV福利无码无一区二区久久_免费